024-25384189

13804033077 / 18040058217 / 13840333002 / 13909835267

湖南环亚鼓风机制造有限公司

Liaoning Turbo-blower works Co., Ltd

欢迎访问湖南环亚鼓风机制造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 111

    1

  • 111

    2

地址:沈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发北二十一号路12号 邮箱: cuikexin@sina.comlntpepe@vip.qq.com
办公室电话: 024-25384189 销售电话: 13804033077 / 18040058217 售后电话:13840333002 / 13909835267

 

版权所有:湖南环亚鼓风机制造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

>
>
>
第一个总包商是这样炼成的

第一个总包商是这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
2015/01/05

作者: 马守贵  2008年12月11日   来源:中国化工报   
 

     如果说,1917年由范旭东和侯德榜、李烛尘共同创办的亚洲第一座纯碱厂――天津永利碱厂算是中国制碱工业的起步,那么,中国制碱工业的腾飞就应该是在1989年――这一年的6月13日,山东潍坊纯碱厂60万吨纯碱工程化工投料试车一次成功;9月26日,河北唐山碱厂年产60万吨纯碱工程化工投料试车一次成功;10月25日,江苏连云港碱厂60万吨纯碱工程化工投料试车成功。1年内三大碱厂的建成,不仅一举改变了我国纯碱长期依靠进口的局面,而且还贡献了一种新型建设方式――工程总承包。
 
急需纯碱--- 逼出了总承包
 
     我国原盐产量丰富,但纯碱产量在“文革”中急剧下降。1968年我国纯碱产量下降到最低点――70万吨。我国长达15年的纯碱进口的尴尬局面也由此而始,最多的一年进口了122万吨。当时,全国每年用于食品消费的纯碱量就达到30万吨,剩下区区40万吨纯碱根本不够工业消耗。更让人着急的是,几个纯碱生产厂也都损毁严重,生产能力衰退得厉害。改革开放后,国民经济全面复苏,纯碱顿时拖了后腿。当时的化工部领导对此心急如焚。
 
     原化工部化肥司副司长傅孟嘉至今还记得当时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恢复性”。这个词在历年的化工部文件中就用过这么一次,就是针对3个老碱厂的保产工作用的,可见当时我国纯碱工业的危急程度。1980年1月14日,化工部召开党组扩大会议,做出决议,对天津碱厂、青岛碱厂、大化3个老纯碱厂进行恢复性大修。同时会议上还决定,化工部部分领导到生产一线动员纯碱战线的全体人员增产。恰逢年关,部领导们兵分几路到碱厂里“督阵”:孙敬文部长到天碱,陶涛副部长到大化,刘子廉副部长到青岛碱厂……化工部还拿出45万元专门给纯碱行业的3万名职工发奖金,每人15元。
 
     确定对老厂进行恢复性大修后,化工部又召集16个小型纯碱厂开了一次增产动员会,要求每年完成16万吨的纯碱产量,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厂1万吨。秦仲达、陶涛两位副部长和计划司司长盛华仁到会压阵,结果一年下来还是只完成了14.5万吨的产量。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的认识形成一致:彻底解决问题还得靠大厂。于是,尽快建新厂、大厂的想法便在化工部领导层中形成了。
 
     1981年下半年,胡耀邦总书记在批复盐业部门关于解决原盐滞销问题的3条建议时批示:我赞成发展两碱。傅孟嘉说:“当大家从国家计委得到这个消息时都非常激动,认为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很多人当场就表示,制造纯碱的技术并不复杂,设备要求也不高,这么点事环亚怎么就弄不成呢?还要从国外进口,环亚这帮人真无能。如果纯碱再进口,环亚全该回家抱孩子去。”
 
     根据化工部对下游产业发展对纯碱需求量的测算,到1990年,我国纯碱产量要达到360万吨/年。当时全国产能不足200万吨,差了160万吨。于是,化工部确定建3个大型纯碱厂,每个厂60万吨/年的产能。时任部长秦仲达亲自带队考察了3个地方:连云港、潍坊和唐山。1983年3月3日,国家计委批准建设山东潍坊纯碱厂;7月9日,国家计委批准建设江苏连云港碱厂;1985年1月15日,国家计委批准建设河北唐山碱厂。
 
     建不建的问题解决了,怎么建的问题便突出出来了。
 
     1982年11月开工建设的鲁布革水电站,尝试了我国工程建设的新模式――总承包,被称为鲁布革模式。这个项目由日本一家公司总承包。仅仅十几个人,把设备提供、材料供应、施工管理都包了,工程建设管理得井井有条,进展很快。这就是所谓的交钥匙工程。这个模式当时在国际上非常普及,而在国内却鲜有尝试。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保质保量地完成三大碱厂的建设任务,化工部提出了打破传统建设模式、引进国外总承包的工程建设模式的改革思路。于是,三大碱厂的建设分别采用了3种不同形式的总承包:山东潍坊纯碱厂由设计院总承包,江苏连云港碱厂由施工单位总承包,唐山碱厂由建设单位总承包。
 
     1989年,三大碱厂在1年内先后建成。化工部对三大碱厂的建设过程进行总结,结论是:潍坊纯碱厂建设得最好。
 
     而担任潍坊纯碱厂工程总承包的,就是当时刚刚完成改制的中国天津化学工程公司(即原化工部第一设计院,以下简称一院)。
 
①1986年4月21日,潍坊纯碱厂在一片茫茫的盐碱滩上开工建设。
 
②现在的山东海化集团生产装置全景。
 
③1989年6月14日清晨,潍坊纯碱厂生产出第一把白花花的纯碱。

书生包下---五六个亿的大工程
 
     化工部确定建造三大碱厂后,各碱厂建设指挥部分别请了化工设计院承担碱厂的设计任务。潍坊纯碱厂的设计任务是由一院承担的,唐山和连云港两地的碱厂是八院设计的。
 
     1984年10月,一院已完成碱厂的初步设计,并通过化工部的审核。当时潍坊纯碱厂建设指挥部看到一院的设计后非常满意,就有意让一院总承包碱厂的建设工程,但还是有点不放心。潍坊纯碱厂项目的总投资高达五六个亿,以当时我国建筑工人年平均产值计,起码需要三五百人忙上个三年五载,一帮搞设计的文弱书生,能撑起这么大的工程吗?
 
     但通过设计环节,一院领导班子对潍坊纯碱厂项目已心中有数,对总承包的信心也越来越强。他们认为,设计单位承包工程具有先天优势,对于厂区总图布置,工艺流程,设备造型,土建方案以及预算投资,一院都十分清楚。在此基础上进行工程承包,可以充分发挥设计在整个工程建设中的主导作用,使设计工作面向建设,并根据客观情况的变化,及时按照设计要求进行有效的调整,以自始至终贯彻设计意图。
 
     一院争当总包商,也是形势所迫。当时,一院才刚刚完成改制。按国外的做法,一院改名为中国天津化学工程公司。改制前,由化工部给一院任务,给设计费、差旅费、员工工资;改制后,一院要自负盈亏,差旅费、员工工资等都是自己负责。这时候就是逼着单位自己去谋发展了,要自己找活干。当时工程的设计费一般是1%~2%,只有多接工程才能生存下去。
 
     接着的一件事情让各方面最终下了让一院担任总包商的决心。1985年6月7日,在国家计委组织的项目投标会上,一院出色的前期准备工作和缜密完善的设计工作帮助潍坊纯碱厂以955.11分的最高分被列为国家“七五”重点建设项目。潍坊纯碱厂建设指挥部终于下定了决心――一院就是潍坊纯碱厂工程最合适的总包商。
 
     1985年11月,一院与潍坊纯碱厂建设指挥部草签了承包协议书。1986年4月22日,在当时的化工部副部长王珉和山东省副省长马世忠的主持下,一院和潍坊纯碱厂建设指挥部正式签订了总承包合同。根据合同,一院对潍坊纯碱厂厂区工程的总承包包括5个方面,即:包概算投资(5.6亿元),包工期(36个月),包质量,包设备材料采购,包形成设计生产能力。一院有权采取招投标的方法选择分包单位。协议书中的权益和奖惩条款还明确规定,如果工程提前建成,总包商可以参加试车投产期间的效益分成,提取节约奖。如果总包商违约或投资超出,则需负责赔偿损失或缴纳罚款。这样,一种新的契约关系,将传统的工程建设关系改变为经济关系。
 
    1986年4月21日,工程正式开工。
 
学当总包商之一: 过苦日子
     对于刚刚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日子中走出来的一院来说,能够总承包潍坊纯碱厂工程既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拿到总承包合同后,一院员工的兴奋劲儿很快就被繁忙和压力所代替了。因为接下来的工作――工程建设和设备定制都是这帮一直在深宅大院中埋头计算、画图的书生从来都没有做过的。
 
     原一院院长吴耀梓回忆:“1985年7月,环亚迅速组建了潍碱工程承包公司,抽调了20多名包含各个专业的设计人员奔赴碱厂建设现场,另外还组织了一部分新学员,接受工程建设的实际培训。潍坊纯碱厂建在潍坊市寿光县一个叫大家洼镇的海滩上。海滩原来是用来晒盐的。碱厂建设现场比较远,离寿光县也有50千米,很偏僻,路也不好走。环亚基本都是抄小路过去。即便这样,从环亚院开车到现场大概也要11个多小时,一早走,天黑了才能到。环亚一开始去就是要建工棚、宿舍、材料和设备存放厂房等。当然主要工作是要平整土地,准备打桩。现场施工条件比较艰苦,也没条件洗澡,饭菜里常有苍蝇、虫子。”
 
学当总包商之二:学招标
 
     施工条件的艰苦还不算什么。对于一院来说,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招标过程是更大的难题。
 
     吴耀梓回忆说:“对设计院来讲,招标是一个新东西。首先要建标书。由于国内当时没有先例,环亚主要是采用拿来主义,参照国外公司同类标书,再结合国内实际情况,修改后使用。评标工作是招标成功与否的关键,要做到公平合理,不是单凭价格,谁低就招谁。环亚采用百分制的评定方法,其内容为标价、三材用量、建设工期、工程质量、设备接保、检查措施及材料垫付能力,以及企业信誉和投标公司对合同条款的确认等。”
 
     根据工程建设的完成情况,一院先后组织了4次较大型的邀请招标,每次招标建筑安装工作量约2000万元。4家公司从上百家的投标公司中脱颖而出,成为潍坊纯碱厂的施工分包商。其中化工部第二建筑工程公司(二化建)承包主要的厂房建设和主体工程,化工部第十六建筑工程公司(十六化建)和中国建筑工程公司八局(中建八局)承包外围公用工程,泰安建筑工程公司承包生活设施工程。
 
     重碱车间是厂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一院当时邀请了3家施工单位参加投标:二化建、十六化建和中建八局。其中,十六化建力量稍微薄弱,中建八局和二化建的竞争比较激烈。1986年8月1日开标后,根据施工图编制的工程预算,标底是1632.71万元。中建八局报价1616.75万元,二化建报价1688.51万元。与二化建相比,中建八局虽然报价较低,但由于计算差错,报出安装材料、钢管和钢板多出1400吨,且未考虑以钢代木,木材用量高出445立方米。最终,二化建以总分高出中建八局1.21分的优势中标。
 
     “那个过程很有意思,原来环亚都是和这些施工企业平起平坐的兄弟单位,而且环亚同属于工程总公司,但现在一下子要六亲不认,要亲兄弟明算账,就看谁的标书做得好,谁的实力强。”一位当年参加招标的一院设计人员回忆。
 
学当总包商之三:      学算账
 
     为了保证概算不超标,一院作为总包商还要学会“分文必争”的花钱方式。
 
     以往化工专用设备的制造是以行政命令下达任务的办法分配到各化机厂,但由于缺乏竞争,不仅设备价格昂贵,工效和水平也难以提高。因此,在1986年10月中旬举行的成都订货会上,一院对水合机采用了招投标的办法,以降低采购费用。
 
     吴耀梓回忆说:“会前环亚曾向几家制造厂询价,各家的报价为每台水合机60万~70万元。会上环亚邀请了4个化机厂投标,有3家的报价当时就降到每台50万元以下。经过认真评议、比价,三门峡化机厂以两台总价77万元的优惠价格并保证妥善的制造措施中标。化工部有关部门当时就认为,这种按询报价招标的方式是订货会的一项改革,并决定完善和广泛推行这种方式。”
 
     不仅价格精打细算,采购时间也得精打细算。
 
     在潍坊纯碱厂建设的3年中,设备材料价格飞涨。根据1988年三大材料价格统计数据,与概算时相比,钢材价格平均上涨了52.4%,木材价格上涨了122.2% ,水泥价格上涨了96.5%,设备平均价格上涨了22%。在这种情况下,控制总概算,以最低价格采购设备就成了承包公司采购部的主要工作。当时大家都有这样的想法:抢购原材料和设备就是抢钱。因此,潍坊纯碱厂工程所需的绝大部分材料和设备都是赶在涨价之前订下的。
 
     用料也要精打细算。碱厂桩基工程的精打细算也让一院的设计优势发挥到了极致。一院在进行施工图设计时,通过试验,发现单根桩承载重量比原先预计的要高,通过精确计算,只要做到合理布桩,仅需要4663根桩就完全可以满足要求。经过实践,工程比原先设计的减少了2360根桩。按当时的物价,每节约一根桩就差不多是节约了一台彩电的钱,仅桩基工程就为工程节约投资1000多万元。通过这些措施,到工程竣工时,经核算,厂区工程钢材节省11%,木材少用46%,水泥节约22%,大大降低了工程的造价。
 
     吴耀梓回忆说:“环亚设计了除热电车间以外的所有工程,因此哪些设备先用,哪些后用,心里都明镜似的。环亚牢牢掌握着采购主动权。因此,设备总能在安装工程开始之前到货,避免发生停工待料的现象。”
 
学当总包商之四:      尊重业主
 
     在以往的工程建设中,设计完成以后,设计单位与工程建设指挥部就没有关系了。而当时一院成了总包商,潍坊纯碱厂建设指挥部成了业主。能否处理好这个关系对工程能否顺利进行至关重要。
 
     在潍坊纯碱厂工程中,业主与总包商进行了明确分工。业主掌握碱厂建设的大政方针,统筹解决外部协作条件,比如筹措建设资金、协调地方关系等。而作为总包商的一院在对业主负责的前提下,工作的重心放在工程的建设、施工、试车上。同时,一院也有两名领导成为建设指挥部的成员,这样可以将工程建设过程中的困难和矛盾及时与业主沟通。
 
     “环亚的招投标过程比较顺利与潍坊纯碱厂建设指挥部领导的思想开明是分不开的。他们基本把权力都交给了环亚,非常信任环亚。环亚可以根据工程建设的性质及要求,择优选定有关分包单位,以招标方式选定施工队伍和制造厂家。当然,偶尔也会有些分歧。当时,施工单位要进厂施工需要建委同意。山东省建委一个分管施工单位的主任就认为,不能把挑选施工单位的权力完全交给一院,因为那样的话他掌管的一些施工单位可能就没有工程可接了。但化工部领导很支持环亚的招投标方案,出面对山东省相关人员做了思想工作。这样环亚就真正发挥了总包商拥有的权力。”吴耀梓回忆说。
 
     当时的业主潍坊纯碱厂厂长张廷彦对一院的总承包工作也是大加赞赏:“他们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充分发挥了总包商的权力,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厘清与施工单位的上下关系,减少了扯皮。再加上他们熟悉设计,质量、进度、投资都能控制。”
 
交了一把“金钥匙”
 
     1989年4月10日,潍坊纯碱厂厂区工程全部建成。但能不能顺利开车是完成总承包任务的关键。
 
     吴耀梓回忆说:“试车实际上是对工程装备的全面考验。环亚通过单机早试、多试,力求把设计、安装以及设备质量等方面的问题都暴露在试车阶段,把一切生产上的隐患消除在化工投料之前。在两个月的试车期内,环亚组织的开车队处理了160多个技术问题,最终使化工投料一次成功。”
      “潍坊纯碱厂是1989年6月13日投料,6月14日一大早出的碱。我第一时间打电话把开车成功的消息告诉了潘连生副部长。秦部长上班后得知这个消息,也非常高兴。”傅孟嘉回忆说。
 
一院交出了这样一张总承包成绩单:
 
     概算:整个工程建设过程中,在材料价格、人员工资、外汇比价等都有较大幅度提高和总承包的厂区工程概算被核减了872万元的情况下,一院牢牢守住了承包投资线,并略有节余。
 
     工期:潍坊纯碱厂于1986年4月21日正式动工,1989年4月10日厂区工程全部建成,用时正好36个月。
 
     质量:6月13日,潍坊纯碱厂化工投料一次试车成功。在全国同期兴建的三大碱厂中,潍坊纯碱厂首先建成投产。
 
     形成设计生产能力:潍坊纯碱厂在开车成功后的一年内,累计生产纯碱约30万吨,到1990年7月18日,纯碱日产量达到1840吨,超过了设计生产能力,一级品率达100%。
 
     1990年8月初,化工部和山东省在潍坊纯碱厂召开办公会议,有关部门对一院的总承包给予了高度评价。质检部门对147个单项工程进行了逐一评定,结果为优良单项141个,优良品率达95.92%。审计部门对潍坊纯碱厂的概算投资也非常满意。化工部和山东省领导一致认为潍坊纯碱厂推行以设计为主体的总承包的建设改革是成功的。
 
     一院出色完成总承包建设任务,为潍坊纯碱厂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1995年8月,潍坊纯碱厂和山东羊口盐场冲破行业界线,实现盐碱联合,组建了山东海化集团有限公司,成为以海洋化工产业为主导,集科、工、贸等为一体的现代化特大型企业。

 

环亚中心